空气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空气锤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我为什么开不了民营银行

发布时间:2021-01-25 10:19:03 阅读: 来源:空气锤厂家

我为什么开不了民营银行

“我们不怕高门槛,也不怕严监管,怕的是总以风险为理由,阻止民企进入。现在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努力,因为政策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方向。”  7月份以来,国家宏观层面释放出越来越强的金融改革信号,民营银行的设立堪称中国金改头等大事。尽管民营银行申报大潮到来,但眼下对其心生退意的民企也不在少数,两次牵头发起设立民营银行的杨嘉兴就是其中之一。  杨嘉兴对《浙商》记者坦言,即便此轮政策力度超过先前,也不会考虑再次申报。“两次折腾下来,我现在是心灰意冷,说实话,我对设立民营银行,已经没有当年的热情了。”  首次申报“无疾而终”  这家初定名为“温州农村发展银行”的民营银行,首次申报于温州金改初期。2012年3月28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设立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并确定了12项主要任务,其中包括:鼓励和支持民间资金参与地方金融机构改革,依法发起设立或参股村镇银行、贷款公司、农村资金互助社等新型金融组织。“发起设立”四个字让温州企业看到了涉足银行业的希望。  “意向参股的有八九十个,既有华侨、台资企业,也有温州本地中小企业,资本金最初设定在20亿元,我们要求股本必须是企业的自有资金,而且参与股东没有牵涉借贷风波。”杨嘉兴曾创办了中国第一家民营金融机构——温州鹿城区城市信用社,此后又亲历金融改革十余年,于是顺理成章地被推举为申报“温州农村发展银行”的牵头人兼操办人。  杨嘉兴坚信民营银行有自己的生存空间,因为密切接触中小企业,他感慨地说,从某种程度上说,民营银行比国有大银行更具备创新动力。“我们申报的民营银行就是要打造一个‘大当铺’概念,通过与第三方机构合作,开发金融衍生产品。”  所谓“大当铺”,实质是动产质押融资,杨嘉兴表示筹备申报方案时,也正在与浙江涌金仓储股份公司联系合作,后者在国内首创了动产质押融资模式,也就是融资企业以原材料、半成品、产品或仓单等动产为质押标的,与银行合作获得资金。“这项业务在温州发展的空间很大,它能为温州鞋类、服装、眼镜、电器、皮革、五金等传统行业提供融资血液。”  至于监管层顾虑的民营银行风险管控问题,杨嘉兴在参股方案中也作了说明。股份分为优先股和普通股两种,认缴优先股的股东只享受固定分红,不参与经营管理;普通股股东负责经营管理,并承担运营风险。“这样既可以吸收民间资金,又隔离了风险。”  “外界总是认为小银行比大银行更容易出现坏账风险,不是这样的。我做了十多年城市信用社,没有出现过一笔逾期贷款,关键在于贷前审查和贷后调查。”杨嘉兴说,“成立民营银行并非等同于又开一家股份制商业银行,民营银行如果专注于做中小企业信贷,因为单笔信贷金额相对较少,风险自然就低。”  2012年6月28日,杨嘉兴把设立民营银行的申请,连同反复推敲后起草的可行性报告、参股方案、公司章程一起递交给温州市金融办综合处。4天后,金融办官员告知杨嘉兴,材料送错了,民营银行申报归属银监局管理。  通常情况下,民营银行的申报流程为:发起人先到地方银监分局申报,如果审核通过,下一步再到工商总局注册,申请银监局牌照下发的手续。“温州银监分局最后告诉我审核通过了,但是这之后却再没有任何动静。”杨嘉兴不无失望地说。  股东理念分歧  首次申报“无疾而终”,杨嘉兴觉得问题可能出在名字上。国务院批准实施的《浙江省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总体方案》中提到的村镇银行、小贷公司,对于在温州的自然人来说无法申请设立。再三考虑后,杨嘉兴决定把“温州农村发展银行“改名为“温州农业发展银行“。  2012年9月,在温州几家大企业的鼓动下,“温州农业发展银行”启动申报进程。与上一方案相比,除名称变更之外,最明显的变化就是资本金规模,降低到了5亿元。“我们原来打算做全国性的民营银行,现在形势发生了变化,小一点的银行审批更有可能成功,况且把小银行做好也算是突破,所以调整定位为区域性民营银行。”杨嘉兴说,“小的社区银行风险更容易管控。”  然而,2012年11月23日,众所期待的温州金改实施细则公布后,包括杨嘉兴在内一直为设立民营银行而奔走的人士再度心头一冷。“跟原来公布的政策几乎没有变化,民营资本发起设立银行这些规定,基本没有突破。”杨嘉兴表示,他们之前希望,监管层能在加强监管,多层次、多元化的前提下开放市场,但温州金改细则中,民企创办银行的前置性限制和准入门槛仍然没有放开。  “我们不怕高门槛,也不怕严监管,怕的是总以风险为理由,阻止民企进入。”杨嘉兴联系其1986年成立温州城市信用社的情景,“至少当时我们知道努力了是有结果的,现在却不知道该如何努力,因为政策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方向。”  与此同时,股东之间关于“民营银行该如何运作”的问题也出现争议。分歧在于,民营银行的股东能否有一家独大;是否要给予股东关联企业贷款便利;股权是否可以转让、退出。杨嘉兴表示热衷做“银行梦”的企业并不是都深刻理解金融机构的运营理念,股东争议调停不下,“温州农业发展银行”的申报进程无奈长期搁浅。  “经营银行的专业性不体现在赚钱上,关键是风险控制。这需要一个收益与风险相对应的监管体系。不是谁出的钱多谁做管理者,而是谁有能力谁做管理者,选举产生的董事会才有运营决定权。出于风险考虑,关联企业多头授信应该被禁止,而且股东股权不能退出,但是可以转让。”杨嘉兴表示,国有大银行和股份制银行优势在于背靠国家信用,而民营银行的生存之道则需要依靠服务,“了解当地的中小企业,然后针对性提供服务”。

天津定制西装价格

北京定做西装工厂

河北冲锋衣订做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