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气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空气锤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百合网身陷非法培训官司

发布时间:2020-01-15 01:50:57 阅读: 来源:空气锤厂家

无论是如果爱公司向多个部门申请的信息公开,还是两个公司对簿公堂的诉讼,都围绕着一个焦点在进行:百合公司有无培训资质。百合公司在庭审时一再表示“当时这些审批手续是中国婚姻家庭研究会办理,我们只是提供平台”,但如果爱公司的代理人认为,这并不影响百合网非法培训的这一行为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蒲晓磊

法治周末实习生 张晶鑫

7月3日下午两点,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四庭,上诉人石家庄市如果爱婚姻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如果爱公司)与被上诉人北京百合在线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合公司)委托合同纠纷一案开庭审理。

比起“百合公司”这个名字,它运营的婚恋网站——百合网要更有名气。

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无论是如果爱公司法定代表人武素彦,还是百合公司公关总监杨晶,都会以百合网来代指百合公司。在庭审的诉讼阶段,双方的委托代理人也是称百合公司为百合网。

如果爱公司的代理人认为,百合公司不具备授权经营婚姻家庭咨询师条件的资格,违反双方于2012年1月2日签订的《婚姻家庭咨询师培训招生代理协议》,要求违反合同约定的百合公司赔偿如果爱公司的损失。

而百合公司的代理人则坚称,培训是百合公司和中国婚姻家庭研究会合作,百合公司只是提供平台,并无过错。

两年间纠纷不断的双方,第一次站到了法庭上。但在这两年的时间里,因为纠纷而被引起的行政诉讼却有多起。

2013年1月9日,《法治周末》曾以《百合网被疑“黑培训”》为题,对双方的纠纷进行过报道。

“橄榄枝”变成带刺玫瑰

2011年5月,武素彦从一家企业辞职,与其他4名“80后”妈妈合伙,成立了如果爱公司,她担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公司创立之初由于运作得当,事业做得风生水起。

2011年11月中旬的一天,百合公司员工魏海波(现已离职)突然打来电话,称百合公司希望跟如果爱公司合作。合作之后,交由如果爱公司负责河北省部分地区婚姻家庭咨询师的培训项目。

魏海波称百合公司是获得授权的官方培训,此后还向武素彦她们出示了培训结束后颁发的婚姻家庭咨询师结业证书,该证书上盖有中国婚姻家庭研究会的公章。

2012年1月2日,在如果爱公司与百合公司签署了合同之后,百合公司向如果爱公司发放了授权书和授权牌。授权书上标注,授权期限从2012年1月2日至2013年3月2日。最后落款的授权方为北京百合在线科技有限公司和全国妇联中国婚姻家庭研究会。

协议中专门提到:“乙方(即如果爱公司)是百合公司正式委托的开展招生咨询的合法单位之一。”“甲方(即百合公司)有义务确保婚姻家庭咨询师远程培训招生工作的合法性和真实性。”

双方商定,百合公司在如果爱公司设立“婚姻家庭咨询师”培训基地,由如果爱公司负责招生和教务报名事宜,再由百合公司发放培训电子账号,对参与培训的学员进行远程教育。双方按三七分成。

之后,如果爱公司购买了百合公司学员账号100个,并先期向百合公司支付了5万元。

3个月内,就有近30人报名,每个人的报名费用是3800元,这样的成绩让武素彦她们格外惊喜。

但这种惊喜仅持续了不到3个月的时间。

2012年3月底的一天,自称“例行检查”的河北省石家庄市新华区工商局突然来到如果爱公司,检查并扣留了一些办公设备。

手持百合公司合同与授权书的武素彦赶到北京,想得到百合公司的支持。

但百合公司却向其出示了《解除协议通知书》:“因贵司实际上不具备培训资质,无法履行协议,并且未经我司许可,擅自使用我司名义对外宣传,给我司造成极大的负面影响。特通知贵司终止合作,解除双方合作协议,并不得继续使用我司名称、标志。”

还有更麻烦的事情要武素彦面对:中断了培训的学员们,无法参加5月份的全国婚姻家庭咨询师的考试。

“百合公司不给我们开通账号,旧学员也不说怎么处理。以前承诺好的面授也不进行。”更让武素彦担忧的是,她们的学员去报名时被告知河北省不承认百合公司的这个培训。

但百合公司公关总监杨晶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称,纠纷出现后,百合公司根据如果爱公司提供的22名学员名单进行联系后,逐一进行回访和相关后续考试的跟进,“对于会员的安抚工作基本已经完成,不存在会员对我们的投诉(情况)”。

此时,如果爱公司的经营已陷入困境。公司创立时的合伙资金大约20万元,注册资金6万元。而现在,公司股东已经解散,武素彦唯一一套70多平方米的住房也被迫卖掉了还债……

武素彦开始怀疑起百合公司与她们签协议时标榜的培训资质,并向多个部门申请百合公司的信息公开。北京工商局朝阳分局、北京市工商局、北京市朝阳区地税局、北京市通信管理局、工信部、民政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两年多的时间里,如果爱公司逐一向相关单位申请了关于百合公司的信息公开。

因为对公开的信息不满意,如果爱公司除了向北京市工商局、工信部等部门提出行政复议外,还提起了多起行政诉讼。

在如果爱公司提供给记者的资料中看到,如果爱公司先后对民政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北京市工商局等部门提起了行政诉讼。

其中,如果爱公司对于民政部的行政诉讼,在一审和二审均胜诉。

信息公开告赢民政部

2013年1月28日,如果爱公司向民政部寄发了《关于中国婚姻家庭研究会涉嫌欺诈行为的举报信及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称发现中国婚姻家庭研究会和百合公司联合开展的婚姻家庭咨询师培训没有经过政府部门审批,涉嫌欺诈。

按规定,中国婚姻家庭研究会由民政部登记、监管,因此如果爱公司向民政部进行了举报。

此外,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规定,如果爱公司要求民政部向他们书面邮寄公开该研究会的信息,包括社会团体登记资料、年检资料、社会团体法人登记证书及对该研究会涉嫌欺诈行为的查处结果。

去年4月26日,民政部作出《民政部机关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以下简称《告知书》),回复称:经过初步甄别,民政部已于2月7日转交民政部民间组织管理局办理,鉴于举报情况仍在调查过程中,因此就其他申请公开事项进行答复。《告知书》称,中国婚姻家庭研究会的社会团体登记情况、历年年检情况属于公开信息,请登录中国社会组织网查询。另外,民间组织管理局对登记的社会团体仅保留登记信息,并不保留登记证书的原件及副本。

在收到《告知书》后,如果爱公司不满,于去年11月25日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一审法院审理后认为,民政部认为如果爱公司申请政府信息属于公开范围,进而答复如果爱公司获取该政府信息的方式和途径(即登录网站查询)并无不当。

但法院同时指出,民政部在《告知书》中并未引用相关法律条款,导致该被诉具体行政行为适用法律错误,应予以撤销。同时,民政部作出《告知书》的时间超过《政府信息公开条例》15日的答复期限,且没有依法延长答复的批准手续,属于程序违法。另外,法院还指出,民政部在作出对外发生法律效力的《告知书》时,应以民政部的名义作出,应该加盖民政部公章(《告知书》中加盖的为民政部办公厅的公章)。

因此,一审法院判决,撤销民政部的《告知书》,并要求其针对如果爱公司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

民政部对上述判决不服,上诉至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北京高院审理认为,如果爱公司申请民政部向其书面邮寄相关信息,民政部只告知应登录中国社会组织网查询,且相关网址所查询的内容不能涵盖如果爱公司申请公开所对应的信息,其处理构成遗漏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请求事项的情形。同时,作为全国性社会团体的登记机关,民政部应当掌握中国婚姻家庭研究会登记证书上记载的相关信息。而民政部仅告知其不保留登记证书原件及副本,未尽到审查答复义务。

2014年4月28日,北京高院作出终审判决,认定一审判决撤销民政部告知书,并责令民政部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正确,故驳回了民政部的上诉,维持一审判决。

培训资质成争论焦点

无论是如果爱公司向多个部门申请的信息公开,还是两个公司对簿公堂的诉讼,都围绕着一个焦点在进行:百合公司有无培训资质?

如果爱公司在提交的起诉意见书中认为,“被告(指百合公司)不具备授权资格却非法授权原告进行招生代理工作,违反了双方签订的《婚姻家庭咨询师培训招生代理协议》,构成违约责任”。

北京和易律师事务所主任韩京粉是如果爱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她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爱公司直到被工商局查封,并多次向北京市工商局申请信息公开后才得知,百合公司不具备进行婚姻家庭咨询师培训的相应资质,“被告的这一行为很明显违反了双方合同中对于授权合法性的保证,构成违约责任”。

法治周末记者在如果爱公司出示的开庭笔录上看到,百合公司认为培训是合法的,“百合网有义务保证培训合法,当时这个培训是我们和中国婚姻家庭研究会合作的,我们其实就是提供平台”。

尽管百合公司在庭审时一再表示“当时这些审批手续是中国婚姻家庭研究会办理,我们只是提供平台”,但如果爱公司的代理人认为,这并不影响到百合网非法培训的这一行为,“不管中国婚姻家庭研究会有没有资质,百合网在网上开展教育培训就首先不合法,因为按照我国法律规定,民企进行教育培训必须到教育部门进行前置审批”。

百合公司公关总监杨晶则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百合公司在2007年和中国婚姻家庭研究会签订了协议,这和培训资质没有关系,不需要进行前置审批。协议规定,中国婚姻家庭研究会负责专家队伍的建设,在培训过程中承担学员的培训考试,百合公司负责协助招生和宣传。

法治周末记者在北京市工商局网站上查询了百合公司的企业登记信息后发现,公司经营范围里面确实没有职业资格培训这一项。

百合公司代理人在庭审时否认自己存在超范围经营:“虽然营业执照中没有培训教育这一项,但是我国民办教育促进法也没有对民企开展培训教育禁止性规定。”

杨晶也向法治周末记者强调,百合公司虽然不存在培训资质,但与其合作的中国婚姻家庭研究会具备这一资质,百合公司仅仅是搭建平台。

杨晶称,中国婚姻家庭研究会与百合网在2007年签署了合作协议,共同开展婚姻家庭咨询师的网络招生与考前培训项目。其中,有培训资质的中国婚姻家庭研究会提供师资支持,没有培训资质的百合网提供网络平台的技术支持,培训的学员通过网络接受培训。

但武素彦认为,如果爱公司是与百合公司签订的协议,与中国婚姻家庭研究会没有接触,是因为百合网违反了合同中对于授权合法性的保证,才给自己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

在庭审的过程中,双方在费用赔偿上出现了巨大的分歧:如果爱公司要求百合公司退还收取的费用外,还要支付维权损失等4781748元的赔偿费用,而百合公司仅同意退还当时收取的5万元费用。

适用了简易程序审理的这起案件,因为双方之间存在的众多分歧,持续了两个多小时后方才结束。但在庭审交锋之后,双方都同意在法庭主持下调解。

对于事件的进展,《法治周末》将继续关注。

(责任编辑:HN024)

网络挂号

网上预约挂号

挂号

网上挂号收取服务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