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气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空气锤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周俊生国家意志进入生活春节载不住乡愁

发布时间:2021-02-22 15:29:56 阅读: 来源:空气锤厂家

周俊生:国家意志进入生活 春节载不住乡愁

春节来临,中国再一次出现亿万民众回乡过年的人流大潮,除了那些外出打工的农民工必须在这个节日回到老家与家人团聚以外,大量从小就生活在城市的城里人也喜欢在这个时候离开喧嚣的城市奔赴乡间,一边旅游一边过节。由于去年年底召开的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在其发表的会议新闻通稿中提出,在城镇化的建设过程中,要让居民“记得住乡愁”,“乡愁”这个颇有文学意味的词迅速成为当下生活的热词,而春节返乡高峰的来临更使这个词升温,1月30日出版的一家上海报纸在报道农民工们回家的情景时,起的标题就是《乡愁铺就的回家路》。  乡愁,按《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是一种“深切思念家乡的忧伤的心情”。所谓“记得住乡愁”,可以理解为让人们的这种情绪能够有所寄托。每一个人都有家乡,这是一份独特的感情,在中国古代,离乡背井的游子们思念家乡而不得,留下了大量描写这种思乡愁绪的动人篇章,中国先秦时期的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其中最为动人的篇章就是描写乡愁的作品,历代的伟大诗人,不管是李白杜甫,还是苏东坡辛弃疾,都写就了充满浓浓乡愁的感人诗章。乡愁诗已经成为中国文学中一个独特的分支,直到当世仍能让人读得热泪盈眶,其中最为著名的就是台湾诗人余光中的那首《乡愁》:“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后来呀/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母亲呵在里头//而现在/乡愁是一弯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  其实,乡愁是一种充满个人色彩的情感,它承载更多的是个体的人儿时的记忆,浸透了他个人生命成长的心灵史,家乡的一草一木,对于游子来说都会产生异样的情愫,这是其他人所无法体验的。曾经看到一个城市作家新近发表的一篇游记,他到边远乡村旅游后将一些奇风异俗记载下来,并将其称为“乡愁”,其实他在那里至多是一个看热闹的角色,作家这样写实在是有点“为赋新词强说愁”了。进一步说,乡愁更多的是由于交通不便和频繁发生的战乱而产生,中国古代那些抒发乡愁的动人诗篇,其背景总是与山河破碎、生灵涂炭缠绕在一起,余光中的那首《乡愁》,记录的就是政治分裂、两岸分离之下普通民众承受的痛苦。今天,地球已经成为一个村庄,虽然有更多的人离开了家乡,但现代通讯和交通工具的日臻发达,使人们与家乡的联系极为方便,因此,乡愁已经逐渐从人们的情感生活中退了出去。而当中央的一个会议将乡愁写进文件的时候,尽管它还是触动了人们心中最柔软的那个地方,但是在舆论的肆意解释之下,乡愁的面目已经变得模糊不清了。  当春节这一个中国最为隆重的民间节日来到的时候,它无疑为乡愁寻找到了最理想的出口。但是,今天的春节,其实已经载不住乡愁了。从上世纪中叶开始,国家意志开始以强劲的姿态进入普通人的日常生活,使人们充满个体性的精神世界逐渐萎缩。改革开放以后,推动经济发展成为从官方到民间的共识,无论城市还是乡村都出现了极大的变化。在这种变化的历程中,城市被发展得如花似锦,它们犹如布置在中国版图上的一个个盆景,印证着改革开放的成就,而与此对应的却是日益沉重的乡村破败,资源过度开采、环境高度污染,很多地方的乡村被视为代表着落后与愚昧,已经遭到抛弃。今天的游子固然可以乘坐现代化的航空器和高铁轻松地回到家乡,但是在家乡,他们已经不可能寻找到儿时的记忆。如果他还能够找到儿时村头的一棵树、一块石头,固然给他“托物言志”提供了门径,但在地方官员的眼里,这个乡村反而可能是缺少变化、阻碍其政绩的绊脚石。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提出“记得住乡愁”的要求,正是看到了乡村所存在的这种现实危机,它是对未来城镇化建设中可能出现的偏向的一种及时的提醒。

天津棉袄订做

天津订制西装价格

定做男士衬衫

男士短袖衬衫定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