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气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空气锤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郁钧剑吴冠中的画是一道绚丽彩霞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6:15:41 阅读: 来源:空气锤厂家

“夜光杯”里时不时登有吴冠中先生的画与短文,形成晚报的一道绚丽彩霞。吴冠老的画与文我都很喜欢,文字是出自内心的那种,虽短,却言简意赅,貌似平缓,却深藏浓情,一如他的画。他的画多是江南水乡,那里也是我的故乡。

我收藏有一张吴冠中先生的画,画面上也是故乡的情景。十多年前吴冠老在北京世纪坛举办过一回个人展,我为了避开人潮,在一个想必会人迹稀少的正午去观摩过,却不料同样人多。同时我还引起了一位值班的“工作人员”的注意。他很熟稔地向我介绍起吴先生的一切,说着说着并向我推荐了一种吴先生的“仿真”画。他说这是采用日本的最新技术印刷出来的,几乎可以以假乱真。他还说最关键的是此画是限量印刷版,而且会有吴冠中的亲笔签名。售价略需三四千元。我窘于旁观者多,加之对吴画的喜爱,便答应购买。没想到过了几天,他果然将画送到了我手中。画幅约两平尺左右,右下角还真的有吴冠老的签名,大拇指盖般大小的三个字。画肯定是印刷的了,但签名的真假却无法考证。我给了他钱,他高高兴兴地走了。我也高高兴兴地将此画挂在客厅的墙上。来往的客人有赞不绝口的;也有认为它物所不值的。对我而言,大千世界,很难满意,喜欢就是满意。

其实,我在1981年或 1982年间就认识吴冠老了。那时候解放军总政歌舞团院里正在盖中国剧院(军队和中央许多大型活动都在这里举行),当时需要一些画作来作装饰,于是军队便请来了一大批知名画家,其中就有吴先生。吴先生画的那幅油画很大,是我迄今为止见过的他的最大作品。是中国剧院贵宾厅里整整一面墙啊。我凭记忆估算了一下,这幅画至少高在两至三米、长在三至四米之间。画面远处是黑瓦白墙的江南水乡,粉红的桃色与云霭缭绕,迎面扑来的是一棵枯树,树冠上有少许碧绿葱茏的枝叶,且藤蔓盘缠。整个画面以淡淡的蓝色为基调。站在它的面前,让人气定神闲。画上没有标题,也只是在右下角有个若隐若现的“吴冠中”三字。我当时斗胆地给画作取名为“枯木逢春”。在那个年代画这样的主题,恐怕也是吴先生当时的心境吧。

我那时候二十岁出头,喜画,便常常站在他的身后看他作画。那时吴先生最爱穿的是棉织的白色圆领老头衫,脚蹬一双黑布鞋。印象中他不带助手,独自一人搬着张梯子在画布前忙上忙下。吴先生不爱说话,深邃的双眼常常只盯在他的画上,只是偶有一次听说我的老家是江苏,眼里才流出一丝笑意一丝柔情。

如果没有记错,他应该是每天骑着自行车来,再骑着自行车去的。

画作完成后,就挂在了中国剧院的贵宾厅里,得到过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等领导人的凝视。但也许是那棵树过于大了些吧,在上世纪的九十年代初还真被换下来了一阵子。我当时年轻气盛,还找过剧院的领导据理力争,说艺术应该是“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啊。

十多年前我在九届全国政协书画联谊会上又遇到过吴冠中先生,我向他说起了当年的这些往事。他告诉我,自从画好那幅画后,他再也没去看过,真想去看看啊!当我说,这幅画如今还挂在中国剧院,成为“镇院之宝”时,他那仍是深邃的双眼,顿时光芒四射,对自己的作品像是对自己孩子一样的那种怜爱目光,让我过目不忘。

听说前几天是吴冠老的生日,恰好又看到了“夜光杯”里刊登了他的荷花与短文,我的眼前顿时就浮现出一个穿着圆领老头衫的长者,他手持画板,剪影在斜阳的光辉里的形象。不胜感慨。于是,仅以此文,祝吴冠老生日快乐,如果有暇,我愿陪您去中国剧院看看那幅画。

化工渣浆泵批发

活动报亭

影像测量仪货源